赫罗纳景点
全國服務熱線
0757-26628000
當前位置: 首頁 > 資訊 > 產經新聞 > 產經動態
聽見建筑的聲音 崔愷視角下的當代中國建筑
來源:新浪地產 發布時間:2019-04-23 12:08:59
3258

在剛結束不久的CADE建筑設計博覽會上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崔愷進行了主題為“少用能、少用材、多開敞、多集約”的演講,還主持了“深圳體育館保護”的主題研討。


會后,崔院士在接受專訪時,強調了當代中國建筑設計的三個要點——生態、尊重自然、對環境的善意。與傳統西方的“征服自然”的建筑理念不同,中國建筑與生態、自然環境的融合則是需要仔細思考的,這也是對中國傳統建筑理念的回歸,從這個角度來說,也是一種文化的傳承。


崔愷(kai)     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


對環境的善意


使中國建筑回歸傳統哲理


建筑作為一種文化的物質載體,它鐫刻著一個民族、地域、社會的存續的歷史過程,凝聚了各個歷史時期、各民族的審美意識和精神氣質。建筑本身還是人類文明和科學技術的結晶。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建筑業已經歷了三十多年的快速發展和積累,也還存在諸多問題。從總體來講,中國到底需要什么樣的建筑,則是最大的問題。


崔愷在CADE論壇上也就此拋出了疑問:“為什么我們不能向農民學習,向祖先傳下來的智慧學習,去思考人、建筑和環境的關系?”也許這樣我們才能看清當代中國需要什么樣的建筑。


現代建筑的理論和思想產生于西方社會的19世紀末與20世紀初,它是隨著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帶動下,現代建筑材料和技術的進步而產生的,形成了世界建筑的“國際化”浪潮,我們的城市建筑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廣泛影響。


那么中國傳統建筑文化的“根”在哪兒?


崔愷就中西方建筑文化的差異性談到:今天我們談到綠色發展、生態、尊重自然,應該說相比較西方傳統來講,更是東方的哲學,東方的傳統哲學就是如何尊重自然、融入自然、敬畏自然。西方的古典建筑通常比較沉重,以征服和占有為主,從歷史上來看,是這樣的趨向。但是,當下的西方卻非常的尊重自然、保護自然,反過來中國在快速發展過程中,反而走了西方的老路,屬于利用自然,征服自然,占有自然,這些思路是跟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和傳統哲學背道而馳。


/圖: 崔愷作品:中信金陵酒店冬景


在近些年的國民經濟快速發展過程中,我們也看到,我們一直在向自然索取,很多地方以文化的名義建設很多形式主義的高大上的建筑,高耗能建筑,占有了很多自然資源,甚至破壞了環境,實際上是有悖于我們傳統文化的。


崔愷也表達了對此現象的看法,他強調:我不贊成一味追隨形式主義的文化建筑,當下的中國建筑應重新走到尊重環境,綠色發展的路上來,這也是對中國傳統文化和傳統智慧的一種學習和回歸。


當然,這也是崔愷一直在提倡并呼吁的觀點。


/圖:崔愷作品:中信金陵酒店夜景


再談綠色建筑 建筑環境的思考


在專訪崔愷之前,筆者有幸聆聽了崔大師在CADE展會上的演講,在演講過程中,他就對綠色建筑有著非常深刻的剖解。


崔愷認為,談到綠色建筑,實際上并不是只是太陽能、地源熱泵這種清潔能源的應用。從建筑師的角度來講,應該將其滲透到所有方面,是用一種對環境的善意,是節儉的生活態度,應該借鑒地方傳統智慧,用這種態度去做綠色建筑。所以處處都可以是綠色,不見得是看著種了花、屋頂花園、看著太陽能板,才知道這是綠色建筑。


從建筑本身來講,綠色建筑也需要更高維度的思考才能將其做好。崔愷表示,我們應該從城市的生態環境規劃角度,從建設指標和技術規范的角度,以及從建筑長久的壽命角度,來衡量綠色建筑如何能夠有效地落到現實當中。


/圖:崔愷作品:中信金陵酒店內景


事實上,我們高速發展的建筑行業在很多地方都是比較鋪張的,規劃的鋪張、建筑標準的鋪張、建筑規模的鋪張,包括在建造過程當中不切實際的壓低造價,減少建筑的壽命,如此這些,其實都是不綠色的表現。


崔愷也提到,現在工程技術界都在重新反思綠色建筑的發展到底應該怎么樣,以往我們有一種口號“用綠色帶動產業發展”,換句話說,主要講的是生產。而大量廉價的保溫材料,消耗大量資源而生產的太陽能板,還有不少性能并不可靠的所謂節能設備和技術,成了綠建達標的手段,這也是許多建筑并不真正“綠”的原因。


建筑節能


樸素智慧下的建筑空間解構


從當代低能耗建筑的角度來看,一般會強調空間的封閉性,有更好的封閉性,用少量的能源創造舒適的人工環境。但是,崔愷認為這是片面的理解。


崔愷強調,對于低能耗建筑來說,我們更應考慮的是建筑的開放性,而開放性就像中國傳統建筑一樣,從北到南,中國大量的傳統建筑,帶來的好處是更多的融入自然,自然通風、采光、隔熱,散熱,所有的這些方法都是很有效的,這些都是老百姓很樸素的生活智慧。


所以,我在此類建筑的設計當中,首先應該強調的是建筑能不能創造更好的、有功能性的半室外空間,不用能或少用能的功能空間,尤其在氣候適宜的地區,建筑應多提供優質的戶外環境,這是降低能耗的特別重要的措施。


/圖:崔愷作品: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


在采訪中,崔愷亦舉例表達了對當代中國的某些建筑空間方面的思考。


現在,包括高鐵、機場很多大型建筑都在強調空間的舒適性,同時也在強調封閉性。在這些建筑的空間中,我們會發現存在很大的浪費性,比如某些展覽館,上面的空間基本沒有被應用到。我們主要的活動空間都是在四米以下,這個時候如何巧妙從大空間里面想到小空間,讓小空間變成節能同時又是舒適的空間,則是建筑師應該深入思考的課題。


就此而言,崔愷還進一步表達了自己的預測觀點:未來中國的高鐵站可能會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改造,把高大封閉的玻璃幕墻拆掉,讓低矮的商店變成有空調的候車室,開敞的大廳空間不需要空調,這些措施可以大量地降低我們的能耗。


/圖:崔愷作品: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全景


用與自然開放相融的辦法去降低建筑能耗,也是崔愷在空間結構方面的一個建議。


他說,綠色節能減排的方法上,用的最重要的手段是自然的手段,應是向自然學習,向自然開放,有了這個價值觀,有了這樣的一種設計策略,建筑自然會改換頭面,不會只是一個徒有其表的形象,更多的是創造空間,無論是跟城市、跟自然都是非常好的一種和諧和開放的關系。


/圖:崔愷作品: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內景


另外,崔愷也從西方建筑定位變化中強調了自然環境與建筑相融的重要性。


他談到,建筑在英文上是architecture,和西方建造最初的藝術性有關的。但是我也注意到,有些國外的建筑系,已經不叫architecture,叫building enviroment,看上去是一個工程師的詞,但是我覺得很有道理,建筑環境,建造環境是不再強調建筑自己的形象,因為architecture強調的是形式,但是實際上今天在我自己的設計當中,雖然我也是傳統建筑學培養出來的,但是越來越覺得只關注建筑表皮是不對的,非常善意的就是做建筑環境,而環境應該是自然的環境,是人們可以舒適的環境。


可持續發展


長壽命材料應得到廣泛應用


在當下我們強調百年住宅,整個建筑生命周期的時代,建筑材料的選擇是在建筑規劃、空間設計之外最重要的事情。如何應用建筑材料,應用什么樣的建筑材料,建筑師每個項目都要認真思考。


/圖:崔愷作品:雄安市民服務中心航拍俯視 (傅曉銘攝影)


崔愷認為要使建筑有長久的價值應該盡量使用長壽命材料。


崔愷說,在我自己的建筑設計當中使用的材料,更傾向于選擇長壽命的材料,很多非長壽命材料,隨著時間性能會衰減,在將來一定會造成極大的浪費和環境的破壞。


崔愷作為知名建筑師,名牌項目非常多,在很多項目當中,崔愷對清水混凝土也是有著偏愛的。在采訪中,崔愷也強調了自己的這個偏好。他說,清水混凝土是結構性材料,有長達幾百年的壽命,而用它創造出來的空間是有永恒性的。


/圖:崔愷作品:雄安市民服務中心室外  (張廣源攝影)


就應用長壽命材料的觀點,崔愷還舉例表示,在天津大學新校區的建筑當中,從第一天開始規劃討論,建筑師們就提出來拒絕用面磚,要用砌筑的磚,因為砌筑的磚耐久性很好,文化屬性又很高。尤其是校園,如果用涂料,校園的文化就顯得很單薄,過幾年一翻新,時間感就消失了,不可能變成百年的校園。我們希望用永久材料沉淀時間的痕跡,讓文化在這里滋養出來,這也是我現在比較關注的。


建筑師要學會蓋房子


更要學會做人


之前遇到一個提問:“建筑師是一個令人絕望的職業嗎?”在所回復的觀點中,我看到了這樣一條:“絕望的是無能之人,不是建筑師這個職業”。當然,這條回復也引來了不少青年建筑師的集體回懟。在這里我不談孰優孰劣,只是這讓我引發了一個思考:“當代青年建筑師應該有怎樣的心態來有尊嚴地面對自己的職業?”


在與崔大師對話的過程中,我驚喜地為這個問題找到了更好的答案。


崔愷曾在CADE演講中表示,作為中國本土的建筑師,我們應該更多地為老百姓服務,創作出適合他們的建筑。作為年輕人,應該保持一種關愛社會的心態,應該更多地去接觸社會,走訪好的建筑,好的城市,也要多關注落后地區的老百姓。


/圖:崔愷作品:雄安市民服務中心辦公門廳    (張廣源攝影)


而建筑師作為一個社會教育的角色,做事和做人,相互關聯,如果僅僅有一技之長,是遠遠不夠的。對于任何一個行業來說,包括建筑師,我們要為社會承擔自己的一份專業責任,先要學會做人。可能不能像做藝術家那樣,僅有自己的藝術追求和喜好,不考慮別人的感受,這樣會撞南墻,行不通。建筑師要接觸社會,不是自己關在辦公室里,而是應該與實踐結合在一起。


“建筑師要學會蓋房子,更要學會做人。”崔愷的這個觀點亦是以人為本在建筑師行業當中的經典詮釋!


/圖:崔愷作品:雄安市民服務中心辦公區  (張廣源攝影)


在采訪中,崔愷也對這個觀點進行了更為深刻的補充描述。他表示,在建筑領域當中,建筑師這個行業有兩種大類型,一種是想成為大師,成為明星,所以將追求個人風格變成一個自覺或不自覺的目標,一種夢想。這種想法無可厚非。但是從教育的角度以及從實踐的角度,我覺得實際上個人風格沒有那么重要,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可能有個人風格,世界上有個人風格的建筑師,能被大家記住和公認的就那么幾個。


/圖:崔愷作品:雄安市民服務中心酒店模塊室內 (傅曉銘攝影)


另一種類型就是能夠通過自己的職業技能服務于社會的建筑師,而社會的需求,也正是這樣的人。每個建筑師都有自己的經驗、知識結構,自己設計的一些方法和偏好,所以在設計過程中,人的個性會有,但是不要刻意,人的個性應該是能夠長時間呈現出來的某一種狀態,而不是為了做一個什么樣的形象而刻意裝扮而成,或者在條件非常寬松的情況下做一個所謂的吸引眼球的建筑。


另外,建筑師也應該成為社會中具有善意的建筑師,對每個項目,無論是公共廁所還是大劇院,都應有同樣的價值觀,有積極的正能量,有善意的設計。只有這樣才能使他自己的作品少犯錯誤,對社會真正的有貢獻。


/圖:崔愷作品:雄安市民服務中心酒店室內   (傅曉銘攝影)


采訪后記


本次的專訪中,能夠面對面地感受到作為建筑師的崔大師的專注和格局,而在采訪鏡頭之外,崔大師的親和與樸素也是我們共鑒的,誠如最后“建筑師要學會蓋房子,更要學會做人”所表達的觀點一樣。以人為本的道家有云:道法自然。


在當代,人與自然的強紐帶關系,亦需要更多的崔大師這樣的建筑師來通過建筑來表達和維護。


赫罗纳景点 重庆时时彩高手论坛 江西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云南时时开奖号码 适合2个人玩的聊天游戏 pk10怎么看走势图选号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软件 福建时时软件 中超足球直播 红中计划免费安卓版 时时彩平刷软件 pk106码最佳打法